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要闻

汛期一线④ 水乡“雨战”气象冲锋
——江苏气象部门全力应对梅雨期强降雨

发布日期:2020-07-27 09:00    

 

7月21日,江苏持续43天的梅雨期终于宣告结束,直逼45天的历史纪录。“暴力梅”超长待机,让太湖流域以及江苏省内长江支流防汛形势严峻。

这是一场上下同心的主动战、持久战。面对江苏严峻复杂的汛情,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派出指导组深入江苏长江、太湖、淮河防汛一线检查指导,中国气象局多次远程进行气象服务调度并现场指导。江苏省委、省政府领导及各级党政部门对今年防汛工作早预见、早准备、早行动,气象、水利、应急管理等部门科学预报研判、及时调度,全省未破一圩、未死一人。

成果来之不易。江苏全省气象部门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国气象局、江苏省委省政府工作部署,工作启动早、过程抓得紧,在江河湖畔、堤坝圩口,书写出气象工作者全力以赴的汛期故事。

地点:水阳江

——下多少雨是调度的依据,关键时刻,我舍小家。

“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7月16日中午12时45分,同事问王欣欣。

王欣欣是南京市高淳区气象局局长,当天是她女儿中考的日子,也是6日水阳江流域启动防汛应急二级响应后,王欣欣唯一想请假的日子。11天来,她和区气象局副局长轮班24小时驻守在区防汛抗旱指挥部(简称“区防指”)。她女儿考前焦虑,本来,王欣欣答应陪考。

“两点有调度会,今天很关键。”王欣欣一头扎进办公室。

高淳是上游皖南山区的“行洪走廊”,又是下游苏锡常的“拦洪屏障”。入梅后,这里已经经历5轮强降雨,截至7月16日12时,梅雨量达701.7毫米,是常年平均的2.6倍。实际上,前三轮降雨过程缓解了干旱;到第四轮,情况才严峻起来。幸运的是,根据气象预报,在第五轮强降雨之前,所有水库都以低于汛限水位0.5米为标准进行了预调。

一早王欣欣送女儿去考场时,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上游安徽宣城也在持续下雨。雨水顺流而下,汇集到水阳江,水位已达13.02米,早已超过12.8米的保证水位。中午这会儿,再刷新一下数据,已经达到13.11米了。

区防指要开调度会,是因为一旦水位达到13.5米,有些堤圩需要撤离群众。而作为疏散点的学校,这两天恰好有考试。

高淳的雨还要下多久?上游安徽的雨还要下多久?一时间这两个问题成为关键。

“这时候哪顾得上女儿啊。”王欣欣翻看着气象数据。

高淳与安徽宣城、芜湖等地气象部门联防联动的传统已有26年。在江苏省气象局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宣城气象部门的雷达数据系统已安装在高淳区气象局。目前,宣城、芜湖也每天逐3小时提供上游雨情预测。

“今天高淳降雨基本告一段落,明天还有新一轮降雨,但总体雨量不大。宣城和芜湖在今天以后也没有太强的降水。”在和江苏省气象台、南京市气象台会商后,王欣欣把具体预报数据告诉区防指应急抢险组组长卞月生。

“没有你们,寸步难行。”卞月生说,数据量化肯定有压力,但调度预案、巡堤频率都需要根据量化的数据来确定。最终,根据天气预报和综合研判,预计水阳江水位在13.3米左右,暂不转移群众。

在水阳江沿岸,防汛工作早就有序展开。村民被组织起来,参与巡堤。高淳水牌巡堤是传统沿袭下来的“土办法”,每隔500米设置一个巡查点,每个点两三个人,每隔一小时巡一次堤,把水牌传到下一个点,四个点一循环,确保每一米都不落下。水阳江高淳段有一千多人在大堤上,120辆物料车、两艘装满土方的船都已做好准备。

17日,新一轮降雨来袭,水阳江水碧桥水位上涨至13.28米;所幸上游雨量不大,水位开始缓慢下降,20日10点,水阳江水位为13.17米。除了水阳江,在石臼湖、秦淮河、苏南运河河畔,气象预报精准、服务精细,都成为调度的决策依据。

地点:太湖

——协同合作,有惊无险,就是最好的状态。

7月15日,苏州市吴江区气象局副局长解小寒晚上11时去区防指开调度会,忙活完迷迷糊糊刚睡下,就听见窗外开始下雨。连续作战的疲惫让解小寒太想睡个好觉了,但雨声响起,他完全没了睡意。

15日,太湖水位已经连续18天超警戒。上游天目山一带的降水汇集而来,它们中的60%都将从吴江境内的太浦河,奔流57.6公里,最终汇至东海。因此吴江成为太湖流域的主战场。太浦河水位比平时已经高出了1米多,与堤岸相隔一侧的虾蟹养殖池塘产生明显落差。长期浸泡加上高水位落差,让大家的精神绷得很紧。

那天本应是吴江第六轮强降雨后的间歇期,但这段时间太短暂,突发的夜雨打乱了节奏。

云团裹挟暴雨猛然出现时,雷达回波捕捉到了它。区气象局局长沈利洪最先发现情况不对,会商后判断,这场本来很局地的雨,很可能变成下一场持续降雨的先锋部队,这场雨恐怕要持续一整天。他立即打电话向主要领导进行汇报,然后挨个打电话通知其他领导,指挥气象台向相关部门及村镇信息员发布预警。解小寒则在吴江基层气象服务站的工作群里进行通报。

基层气象服务站是2019年底吴江区气象和水文两部门专门成立的联合工作站,双方把人力资源集中起来,为的就是协同防汛。

“时长估计还要多久?”清晨4时,区镇水务的人问。

“短时间内结束不了,区镇请向带班领导汇报。”

“向西移动了?”清晨5时,群里有人问。

“没有,一直维持东西向,中、南部区镇密切关注!”

震泽各村和社区16日凌晨开始打泵排水,转移群众;平望联合村周边水位偏高外溢,村干部用土料编织袋加高加固……

服务持续了整个晚上。“有惊无险,这是最好的状态。”沈利洪说。

这种联动让这片主战场稳住了阵脚。吴江区水务局副局长孙建忠说,协同合作是基层汛期的必修课。吴江防汛有两个重点,一是作为泄洪通道,保证太湖过境水顺利下泄,另外就是保障吴江128个圩的安全。“入梅以来,气象局预判降水量,我们根据量化指标,精准调度、预降水位。”

太湖流域还有更大的战场。整个梅汛期,太湖流域平均降雨量为583.1毫米,仅次于1999年的666.5毫米。7月17日7时,太湖水位涨至4.65米,太湖防总随即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为一级,省水利厅升级太湖洪水红色预警。省气象局从7月15日起,每天派3人在省防指办公,更新趋势预报,利用高分辨率极轨卫星监测水体面积变化,为整个太湖调度提供参考依据。

地点:北极阁

——忙而不乱,研究型业务给全省预报服务添足底气。

位于南京的北极阁是中国近代气象发祥地,也是江苏省气象局所在地,始终脚步匆匆。入梅以来,全省10次强降雨过程时段、落区、强度预报总体准确。

今年江苏入梅早,梅期长,雨量显著偏多。截至21日出梅,全省平均梅雨量582.5毫米,是常年梅雨量的2.47倍,为有气象记录以来第二多值(仅次于1991年的738.8毫米)。

4月上旬,江苏省委常委会听取了省气象局关于今年汛期气候趋势预报的报告,研究部署防汛工作。

“预料到今年梅汛期特殊,但没想到‘暴力梅’这么多,强降水频繁,98.6%的县都出现了暴雨。”省气象台台长康志明说。为推进研究型业务建设,省气象台今年以智能网格预报为基础,重点打造主客观融合业务。

近年来智能网格预报进展很快,但网格预报和传统预报还是存在“两张皮”的现象。预报员的优势在于诊断天气系统的基础上,把握灾害性天气过程和高影响天气,而与网格预报的精细化优势之间一直没能实现融合。因此,省气象局专门开发了主客观融合分析系统,预报员在网格预报基础上制作落区预报,开发集合融合和物理量融合等多种落区与格点预报融合技术,实现落区反演格点预报产品入库,形成统一的主客观融合产品库。

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康志明长松一口气。主汛期以来,江苏省气象台24小时降雨预报综合评分以及各个量级TS评分均比数值模式高。这也成为精准预报服务的重要基础。

此外,充分发挥江苏省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平台作用,入汛前,更新了2.5万预警信息接收人、34.4万决策服务联络人信息。入梅以来(截至7月20日),省、市、县三级共发布各类气象预警信号1432条,通过预警平台发布地质灾害、洪水等预警信息81条。省气象台橙色、红色预警信号平均提前86.1分钟发布,其中6月12日,提前46分钟发布了高邮地区龙卷预警,成功预警了一次EF1至EF2级龙卷风。正如江苏省气象局党组书记翟武全说的那样,江苏以实际行动筑牢气象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7月27日一版  作者:孙楠 孙啸 通讯员 孔月蕾 汤小红)